<dd id="8ilum"></dd><strong id="8ilum"></strong>
<center id="8ilum"><table id="8ilum"></table></center>
<dd id="8ilum"></dd>
    1. 學以致用 | 申請時修改專利要求,不一定適用“禁止反悔”原則

      一、基本信息

      案例編號:(2019)最高法知民終530號

      相關標準條款:

      《企業知識產權管理規范(GB/T 29490-2013)》

      4.2.4 外來文件與記錄文件

      編制形成文件的程序,規定記錄的標識、貯存、保護、檢索、保存和處置所需的控制。對外來文件和知識產權管理體系記錄文件應予以控制并確保:

      a) 對行政決定、司法判決、律師函件等外來文件進行有效管理,確保其來源與取得時間可識別。

      本期導讀:

      本月17日,新修訂的《專利法》經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通過,本次修訂的亮點之一,是明確加入了“誠實信用”條款:申請專利和行使專利權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實務中,雖然我國現行的《專利法》中沒有明列“誠實信用”,但卻有“禁止反悔”等體現了誠實信用精神的原則存在。溫故知新,就讓我們通過本期的“禁止反悔”案例,預習一下“誠實信用”條款可能的適用情況。

      二、判決書原文要點

      背景信息

      甲公司是涉案專利“農用驅動裝置和相關工具”的專利權人。在申請專利期間,為了獲得授權,甲公司對權利要求書做了調整,即將部分從屬權利要求中的技術特征放于獨立權利要求中,并根據對比文件增加了部分技術特征。甲公司發現乙公司未經甲公司許可制造了該專利的等同侵權產品,于是將乙公司訴至法院,乙公司認為甲公司的修改實質上是放棄了部分技術特征的保護,應當適用“禁止反悔”原則。

      三、裁定書(節選)要點

      本院認為,涉案名稱為“農用驅動裝置和相關工具”發明專利目前處于有效狀態,依法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保護。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問題是:1.甲公司在專利授權程序中對權利要求的修改和意見陳述,是否導致禁止反悔原則的適用。

      關于第一個焦點問題。乙公司上訴稱,甲公司為了獲得專利授權,將齒形突出部的第二上部相對于第一下部傾角范圍限定在“大致45°”,放棄了原權利要求4和原權利要求9不限定該傾角變化的技術方案;把驅動軸上的齒形突出部與所述工具的齒形突出部限定為具有“相同的幾何形狀”,放棄了兩者具有不相同的幾何形狀的技術方案?!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在專利授權或者無效宣告程序中,通過對權利要求、說明書的修改或者意見陳述而放棄的技術方案,權利人在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中又將其納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备鶕狗椿谠瓌t,上述兩個技術特征不能適用等同原則認定侵權。

      對此本院認為,在專利授權程序中,專利申請人會對權利要求、說明書進行限縮性修改或者意見陳述以期獲得授權。獲得專利權后,如果專利權人在侵權訴訟中又通過等同原則將已放棄的技術方案重新納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則會違背民法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損害社會公眾的信賴利益。

      專利制度設置禁止反悔原則,在專利侵權訴訟中根據專利申請人在授權階段的真實意思表示(如審查檔案等內部證據)對專利權的保護范圍進行解釋。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對專利權保護范圍作出的修改、陳述所產生的實際限定,應當遵循相應法律規則,不能不加區分將凡是作出過修改、陳述的內容均納入到等同的除外情形。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三條的規定:“權利人證明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在專利授權確權程序中對權利要求書、說明書及附圖的限縮性修改或者陳述被明確否定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修改或者陳述未導致技術方案的放棄?!睋?,專利申請人在專利授權程序中,主動或應審查員的要求,對權利要求作出限縮性修改或陳述,如果未被審查員采納,并未因此獲得專利權,就不應導致技術方案的放棄,不適用禁止反悔原則。

      當專利申請人所作的修改或陳述屬于通過增加或變更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改變請求保護的范圍,或者增加或刪除一項或多項權利要求,或者把權利要求附加的技術特征予以合并時,如果增加的技術特征已經清楚記載在原說明書和權利要求書中,符合專利法第三十三條規定的情形,在專利獲得授權后,專利權人在侵權訴訟中主張技術特征等同的,人民法院應當審查其所作出的修改和陳述與授權后的該技術特征之間是否有實質聯系,是否存在對該技術特征予以限縮或放棄的事實,而不能僅因為權利要求增加了技術特征,就認定專利申請人作出了修改,將該增加的技術特征的等同特征全部予以放棄。

      本案中,甲公司在《意見陳述書》中將原獨立權利要求1進行了修改,把原權利要求2-5的技術特征并入修改后的權利要求1。將原獨立權利要求6進行了修改,把原權利要求7-10的技術特征并入修改后的權利要求6,形成授權后的權利要求2。把原權利要求5和權利要求10中“第一下部(22)和相對于所述第一下部(22)大致傾斜45°的第二上部”的技術特征納入到授權文本權利要求1和權利要求2中。甲公司把從屬權利要求的附加技術特征合并到獨立權利要求中的修改方式本身并不能得出專利申請人放棄了與增加的技術特征相關的等同技術特征。

      此外,授權的權利要求1和2還增加技術特征:“所述齒形突出部(19)具有與所述驅動軸(18)連合的加寬的下部(21);所述驅動軸(18)上的齒形突出部(19)具有與所述工具(10’)的齒形突出部相同的幾何形狀”。該修改是甲公司針對對比文件1中的技術方案“突塊31前端面為圓弧面31-1,而嵌塊41則具有兩個斜面41-1”所作的回應。根據對比文件1的描述,設置這種構造的目的是讓斜面41-1與圓弧面31-1相接觸會形成下滑趨勢,在轉動時會讓嵌塊41順利落入嵌槽30內以完成對裝。甲公司在意見陳述中稱“然而與對比文件1完全不同的,本發明的設在傳動軸33上的齒形突出部34的幾何形狀與驅動軸18的齒形突出部19的幾何形狀相同,也就是說,兩種齒形突出部都具有V形尖頭自由端和加寬的下部側面部分。這種設置使得工具和驅動裝置連接時讓機械抗力平均地分配在驅動裝置和工具上,還進一步減少了交絡變形作用導致折斷的風險?!?/span>

      由此可見,甲公司通過意見陳述放棄的是對比文件1中“突塊31前端面為圓弧面31-1,而嵌塊41則具有兩個斜面41-1”的技術方案,而非針對驅動軸上的齒形突出部與所述工具的齒形突出部具有“相同的幾何形狀”的技術特征。甲公司在專利侵權對比時主張等同侵權的,仍應當審理被訴侵權產品是否具備與齒形突出部與所述工具的齒形突出部具有“相同的幾何形狀”等同的技術特征。

      王中王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